“美国的孔子”爱默生

发布日期:2021-09-09 17:51   来源:未知   阅读:

  谦和温顺的青年在图书馆里长大,确信他们的责任是去接受西塞罗、洛克、培根早已阐发的观点。同时却忘记了一点:当西塞罗、洛克、培根写作这些著作时,本身也不过是图书馆里的年轻人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1803年5月6日生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的康科德镇。他的父亲是一名当地的牧师,很早便去世了,爱默生由母亲和姑母抚养成人。1812年他入读一所波士顿拉丁学校,于1817年走进哈佛大学。在哈佛期间,他阅读了大量英国浪漫主义作家的作品并深受影响。1821年毕业后,他曾经在哈佛大学神学院执教,之后担任了波士顿第二教堂的牧师。

  基于早年的浓厚兴趣,爱默生展开了他对自然与神学的独立而深刻的思考,这最终使他与教会发生了分歧---在1832年提出改革教堂圣餐仪式的要求遭到拒绝后,他断然辞职。这一事件,使美国少了一名普通神职人员,却诞生了一位伟大的诗性思想家。

  在失去了第一任妻子爱伦·塔克后,爱默生于1832年至1833年间独自踏上了欧洲大陆,去寻找真正的思想源泉,以建构一个真实的精神世界。旅欧期间,他结交了卡莱尔、柯勒律治和华兹华斯等欧洲浪漫主义思想家和文学家,真实感受到了西方文明传统与浪漫主义精神。他于1834年重返美国,之后不久与第二任妻子莉迪安定居于康科德镇。

  有段时间,除了与少数几个朋友交往外,爱默生几乎与世隔绝。但这种隐士般的生活却孕育了他的超验主义哲学,而这种哲学观又重新拓展了他的视野,他的生活范围也随之扩大。爱默生开始经常和朋友---诸如帕克、霍桑、朗费罗、老霍姆斯、富勒、梭罗等人---举行不定期的小型聚会,这些人涵盖了19世纪早期美国颇具代表性的一群思想家、批评家、诗人和艺术家,他们一起探讨神学与哲学问题,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诠释学术与精神上的独立以及乌托邦式的友谊。

  此类学者之间的小型聚会当时被称作“超验主义俱乐部”,爱默生自然成为了超验主义的精神领袖。1837年,他在哈佛大学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学者》的演讲,被霍姆斯誉为“美国思想的独立宣言”。

  1840年,爱默生担任一份名为《日晷》的学术刊物的主编,进一步宣扬超验主义哲学思想。后来,他将这一时期发表的系列演讲整理编辑而成《论文集》,并于1841年正式发表。三年后,出版了《论文集》第二卷。这些著述为爱默生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以致他被思想界授予了“美国文艺复兴领袖”的桂冠。

  作为19世纪美国文艺复兴的领袖,爱默生用他独特的思想与表达为当时的美国思想运动指明了方向。

  一般而言,他的思想大致可以概括于超验主义的哲学观点之中。这种哲学观点坚持反对权威,崇尚人类自身的直觉,主张人类能够超越感觉与理性而直接体认真理,或者说,人类可以直接从大自然中认识真理,并领悟人生的真谛。

  关于反对“权威崇拜”,爱默生告诫年轻人:“谦和温顺的青年在图书馆里长大,确信他们的责任是去接受西塞罗、洛克、培根早已阐发的观点。同时却忘记了一点:当西塞罗、洛克、培根写作这些著作时,本身也不过是图书馆里的年轻人。”

  据此,他试图引导人们学会自强与个性独立:“人生在世,如若不能兀自独立、被人当做有个性的汉子,不能结出按其天性应有之果实,反而与众人混为一谈,被成百上千地看,按我们所属的党派来集体评估,以我们所属的地理区域,如南方和北方,来推测我们的意见---那岂不是莫大的耻辱?不能这样啊,我的兄弟们和朋友们!---看在上帝面上,我们不能这样生活。我们要用自己的双脚行走;我们要用自己的双手劳作;我们要说出我们自己的心声。”

  如何在伟大传统与个人创造性之间找到某种平衡?爱默生相信,每个心灵都足以包容整个世界与所有伟大传统,每一个人在发现与唤醒自己内心的同时,便会发现世界的全部真相,“顺从内心的召唤,你就是宇宙中最伟大的天才”。

  在1836年发表的《论自然》一文中,爱默生曾诠释了他的超验主义哲学思想。他早年阅读过法国思想家蒙田的作品,且受到很大影响,他从中领悟了个人主义,从而在反思现实的同时开始降低对神的单纯信仰。通过阅读柯勒律治的作品,他认识到了德国先验主义者的观点与阐释这一切均令爱默生开始不再相信灵魂与上帝。

  他特别强调从个人内心感知世界,“相信你自己的思想,相信你内心深处认为是正确的,对所有的人也是正确的---那就是天才”,正如摩西、柏拉图和弥尔顿一样,他们“蔑视任何书籍和传统,讲的不是人们的想法,而是他们自己的想法。一个人应该学会发现和观察自己内心深处闪烁的微弱的光亮,而不仅仅是注意诗人和圣贤者辉耀天空的光彩。他也不可忽视自己的思想,因为那是他自己的”。

  对于经验或者人生体验,爱默生认为,根本不存在任何“神圣的”或者“不神圣”的事实,“我只是试验者,我是一个永不停息的求索者,在我身后永远不存在‘过去’。”

  爱默生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思想圣徒,他认识到,思想只有对生活于现实之中的人们产生影响,才具有意义。他热情地关注并投身于现实之中,认真地领悟源于生活的真理。

  与孔子、柏拉图一样,爱默生非常重视教育在治理国家中的作用,并始终坚持一种人本主义的教育理念。他认为“世界上一切伟大光辉的事业都比不上人的教育”,他还告诫世人,“每个人在受教育过程中,总有一天会认识到:嫉妒是无知,模仿是自杀。”

  爱默生认为,为了培养真正的自强与独立,最为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阅读。他并为读者提供了三条颇具实用主义色彩的具体建议:其一,决不阅读任何写出来不到一年的书;其二,如果不是经典著作,不读;其三,只读自己喜欢的书。这或许对于今天的年轻人依然具有某种启示。

  值得一提的是,爱默生对法律也有独特的看法。在美国人普遍将法律视为至高无上的行为规范时,他却认为,“法律只不过是一种备忘录法律一直在那里主张,昨天我们同意如此这般,但你如今认为这一法律如何呢?我们的法律是印上我们自己的相片的通货:它很快就变得无法辨认,经过一段时间就会返回造币厂了。”

  在政治生活上,他始终坚持废除黑奴制的立场,甚至曾一度因此受到听众的反对与嘲讽,但他仍然以一个思想者的独立品格坚持发表激进的废奴演讲,毫不顾及他人喜欢与否。中国强力稀土永磁选机数据监测报告作为美国思想界的领袖人物,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加入任何公开的政治运动或政党团体,始终强调独立的思考与表达,这源自他对个人主义的信仰。

  1882年,爱默生去世后,被葬于马萨诸塞州康科德镇的斯利培山谷公墓。鉴于他对美利坚民族的伟大贡献,美国思想界将他誉为“美国文艺复兴的领袖”,而林肯总统则称其为“美国的孔子”。■www.jadutv.com